• 省政府新聞辦批文·浙新辦[2008]17號

  • 龍灣區唯一具有新聞發布資質網站

  • 溫州市第一批文明網站

  • 溫州市網絡文化協會理事單位

  • 市級青年文明號參賽崗

微信 新浪微博 APP

您所在的位置: 您當前的位置 : 龍灣新聞網  ->  新聞中心  ->  社會民生 -> 正文

夜游安仁寺

2020年04月21日 11:13:00來源:龍灣新聞網

  王則信

  兒時游過一趟安仁寺,印象已十分寥寥。為了重溫舊夢,抑或因為久居省城,聽煩了市塵的喧嘩,希冀山間那一分野趣,那一分恬淡和安謐?初春的一個傍晚,我約伴前往安仁寺。

  安仁寺坐落在大羅山東麓,羅山南起龍灣區海城街道,北斷白樓下甌江之側,蜿蜒二十多里,山巒起伏,清澗遍布,涓涓溪流幾經幽咽、低吟,匯為若許嘩嘩清溪,融入縱橫有序的塘河,從永強平原靜靜流過,最后東注入海。安仁寺地扼平坑、倒壟坑之入口處,背倚陵丘,北傍雙溪,是永強五大古剎中風景最為奇特的一處。

  我們抵達安仁寺時,已近黃昏。因為記著韓愈那首著名的七律,跨進寺門,便盼望能看到“黃昏到寺蝙蝠飛”的景象,孰不知寺院剛剛重修,更兼春寒料峭,這些喜黑夜懼白晝的小生靈,不知蟄伏在何處了。朋友見我神情黯然,提起行裝,直入內殿,尋找寺僧。寺僧約五十開外,見問,雙手合掌道:“鄙寺恕不宿客,施主倘無別的棲身之處,便將就著在大殿旁過一宿吧!蔽腋`喜:此乃我們此行之初衷也。

  卸下行裝,趁天將黑未黑之前,我們沿著寺后的山道,登上一塊巨石。此時夜幕漸垂,近處的羅山,遠處的海天,早被厚厚的濃云所籠罩,難見其真面目;唯繞寺而過的雙溪,在一片黛色中泛著波光。于是,我驚奇地發現,那沉沉的濃云竟起自清溪中的一片煙霧,它是那樣的輕盈,那樣的透靈。風兒將它慢慢拽起,輕紗似的撒向四方;只不過這飄逸的煙霧,若有若無,直至眼前,你都渾然不知,包括同樣渾然不知中的安仁寺。

  就在我們駐足凝眸遠眺中,羅山以及巨大的背影,終于將安仁寺慢慢侵蝕、吞沒,四周的景物變得無法辨認了。微帶雨意的春風仿佛比先前強勁了許多,因為我們分明聽到時緊時緩、陣陣而來的松濤聲。羅山群峰疊翠,雙溪更有“百里撲翠眼”的美譽。其實那滿眼的翠綠,多半是由挺拔的青松使其然。此刻,那綠海似的松林雖然無法看見,但它依然存在于我們的想象中。宋玉《風賦》說“風起于青萍之末,盛怒于山囊之口”,當催生的春風如琴女的纖手,從百里松林上輕輕抹過時,那絲絲的松濤便是它最初的和音了。

  聽松,這是一種多么富有詩情畫意的意境!在這萬籟俱寂的春夜,在這空無一物的黑暗中,松濤如傳神中的彩筆,描繪了一個你可感悟,但無法目睹的極致的靜的世界。是的,我正是在這時似低低細語、時似激越澎湃的松濤中,撿回童年記憶中的一枚松針、一片落葉;我仿佛聽見自己稚童的聲音在吟唱:“人閑桂花落,夜靜春山空。月出驚山鳥,時鳴春澗中!蓖蹙S,你這位我仰慕已久的盛唐詩人呵,今天,我總算真真切切地領悟到你筆下那個幽靜的藝術世界了。

  感悟是直觀的升華,如果說安仁寺所依傍的雙溪和羅山,以它淡淡的寒意以及靜中寓動,動中更顯其靜的神秘,給了我愚氓的靈魂以閃光般的啟示,那么方圓不過數百平方米的安仁寺給予我的,更多則是歷史的悠遠和蒼涼的感喟。

  安仁寺創建于五代后晉開運元年(公元944年),迄今已有一千零五十七年的歷史,其間屢興屢廢,既有法相莊嚴的鼎盛,也有坍毀傾圮、幾成廢墟的悲涼。所幸,歷史不是泥塑的菩薩,可以任人捏制。改革開放后,隨著黨的宗教政策的落實和經濟的騰飛,安仁寺終于迎來了建寺以來最為輝煌的時期。寺僧告訴說,近年來,安仁寺所在地雙岙村的百姓,為了發展旅游業,不僅在廢墟上重建了安仁寺,而且還利用安仁寺四周得天獨厚的自然景致,營建了一個融自然風光、人文景觀于一體的小天池景區。如今,每當節假日來臨時,永強各地乃至溫州城里的游客,或三五結伴,或攜老扶幼舉家而來,日游客不下數百,其興旺景象絕不亞于名聲遐邇的比鄰的天柱寺……

  枕著秕糠做的小枕,仰臥在安仁寺大殿外的側廊里,我在想,明朝一覺醒來,春日艷陽下的安仁寺又將是一番怎樣的景致呢!

 。ū疚倪x自作者《古堡舊憶》一書,寫于2001年8月)

[編輯: trs接口] 
分享到:
下載

微博